关爱生命,远离校园暴力、欺凌
【所属模块:理论学习 作者:高嵩  发布时间:2017-4-25 9:09:10  点击数:1667】

善于观察的老师一眼就看出这是在通往食堂走廊的美术展板上的作品,都是孩子们可爱的肖像画,我不知道有没有老师关注到这样一份特别的肖像——是的,一个小丑。画这幅肖像的孩子有点顽皮、碎烦,准确来说非常碎烦,还好惹事,挺不受同学老师们的喜爱。

那天,大概是尝试了新材料的兴奋促使他第一次和我交流他的作品,他说:“高老师,我觉得自己在同学们心里就是一个小丑,所以我把自己画成了一个小丑的模样。”当时听完,我愣住了,一种天真轻松的带点自嘲的口吻,但是我体会到非常浓郁的伤心、无奈、能想象得到他曾经反抗过挣扎过,但是结果是自暴自弃了。

起码把我震住了几分钟,原来,不管看上去如何大条粗神经的孩子都可能怀揣着一颗敏感脆弱的心。

我首先从我的角度去自省,比如,基于对他的了解,我有没有一旦有学生来告状时就不分青红皂白地就批评他?我有没有耐心地听完过他碎烦碎烦的言论?平时他那些影响课堂纪律的行为是不是只是为了引起大家的关注?接着我从学生方面去思考,同学们是如何去嘲弄他的?老师们对他的态度是不是助长了同学们孤立他的气焰?

当时挺想抱一抱他,但是忍住了。后来的课上只要他一有进步我就会在全班面前表扬他,尽我努力守护起这颗脆弱的小心灵。所以,在看到以北京中关村二小一名学生长期遭遇同班两位同学用厕所垃圾筐扣头事件为导火线,曝光出的一系列校园欺凌事件时,我觉得,它不再遥远,这可能就是发生在我身边的事件。

回忆起好几年前,我的公开课御用班里就有类似但程度偏轻的很容易被老师自动归类为玩闹的事情:平时聪明伶俐,特别讨招老师喜欢的两、三个女生在推搡一个瘦弱的男生。在遇见到制止的过程中,也让我看到了孩子的多面性。

当然校园的欺凌、暴力事件也不单单只是学生之间的,特别受社会舆论关注的是教师对孩子的暴力,比如“安徽怀远一小学副校长逼同学喝尿”、“临沂yi一女教师因心情不好命令学生全部打自己脸100下”、“陕西安康一中学校长强奸在校女学生“,我们会觉得这样的败类简直是对教师队伍的抹黑。我们身边当然很少会有如此恶劣的事件发生,但是有时内心为孩子好而恨铁不成钢的一些小举措也有可能会被家长贴上暴力的标签。但是,话说回来,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成长模式必定会大大降低他们的抗压能力,严重的,甚至一次失败的考试都有可能导致学生跳楼,这样真的好吗?所以,我认为批评还是要掌握好这个度,适度原则。

也不要以为只有孩子才是受害者,现在开始例举让各位老师们为之一颤的伤人事件:“河南省济源市年仅29岁的一名青年男教师被一名凶残的家长用剪刀捅伤抢救无效去世”,“江西省抚州市一高中班主任在办公室备课时,被其学生割颈杀害“。我校也,不要紧张,我的意思是也出现过被老师批评就撸袖子向老师伸拳头的熊孩子。

以上校园欺凌、暴力事件中老师无论是旁观者、实施者还是受害者,都应该引起我们所有人的思考:为什么会这样?我们该怎么做?

我们是不是应该自我反省:有没有做到语出不伤生?在高度注重学生知识摄入的同时,有没有关注学生的心理健康?有没有真正意义上实施爱的教育,让学生学会爱自己爱同学爱老师?


用户登录
关闭
本信息只向登录用户开放,请登录后浏览!